逃離過去(5)


 

不知有多久沒回到杜家大宅,雲芊站在自己的房門口發著呆、久久仍未踏入屬於自己的房間。今晚,就像做夢一般,哥哥對自己特殊地對待、甚至親口要求她回家陪他一晚。唉,都凌晨一點多了,先回房洗個澡、再去休息吧!

 

雲芊換上誘人的女神晨袍、放著洗澡水、無聊地在浴缸內灑落玫瑰花瓣、開啟音響播放醉人的抒情曲。

 

果然還是哥哥瞭解我,即使那麼多年沒回杜家,我的房間仍然乾淨如習、浴室內仍擺設著一瓶瓶的香芬劑與各式各樣的落花瓣。哈,不過沒想到這件女神晨袍竟然還在……想當初,在姻緣際會偶然之下,在商店街得到的贈品還在衣櫥內。

 

可是,哥哥卻不准自己穿這樣出門,並且加以沒收、沒想到卻沒收到我的衣櫃裡啊!呵,這件晨袍以後就當做我在杜家宅內,才能穿著的睡衣好了。反正,宅內也沒什麼人,家裡的管家與佣人早在三年多前自己要回國時、哥哥都命令吩咐過了。凡過了十一點,他們必須離開杜家大宅、各自回到他們自己的家中休息。

 

「嗯,洗澡水好了,這個溫度剛剛好,泡完澡再上床睡覺。」雲芊緩緩地脫下晨袍,踏進滿是玫瑰花的粉色浴缸,享受一番。

 

「嗚!頭好暈喔,是不是泡太久了!」因為泡太久的玫瑰澡而感到頭暈目眩,雲芊泛紅著雙臉、努力撐起無力的身體,想踏出浴缸、上床休息。哪知一個無力,『碰!碰!』雲芊昏倒在地、撞倒了擺在地下的瓶罐而發出聲響。

 

凌晨兩點半──

 

杜司臣仍未上床休息、依舊待在書房看著公文,直到聽到從雲芊房內傳出的聲響,緊急地丟下公文、趕到雲芊房門。

 

雖然是兄妹,但雲芊對自己而言、不再是小女孩、已是亭亭玉立的女人。所以,基於男女之間的禮儀,杜司臣在踏進雲芊房門前,仍習慣地敲敲房門才會進入。

 

叩!叩!叩!

「芊,妳怎麼了!」見房內毫無回音,杜司臣心急擔心發生事情,立即開了門、踏進他再也熟悉不過的房間。這個粉紫色系的房間,不論是用色、擺設、佈置、設計,全由他一手操刀、絕不假手他人。雲芊不在杜家的這三年多來,每每當他想起妹妹、總會習慣性地進入她的房內,坐在床頭發呆一會兒、才會離去。

 

一打開房門、淡淡的花香味撲鼻兒來,發現芊並未躺在床上睡覺,杜司臣憑著花香味來到浴室,發現昏倒浴缸旁一絲不掛的雲芊。本想喊女佣進來幫芊著上衣物的,豁然發現此時此刻家中,不會有任何管家與佣人。沒辦法,這是當初自己訂下的制度,無法怪誰。杜司臣有些不知所措的,該拿倒在那裡的人兒怎麼辦了!

 

發現整個浴室極為悶熱,芊那泛紅的雙頰,杜司臣馬上猜的出一定是泡太久的澡而昏倒吧!不過,芊沒事就好了,讓她睡睡、不搖醒她也好。

 

杜司臣環顧四周,想找尋睡衣或是浴巾等類的衣物,想先替雲芊蓋上,卻怎樣也找不著,僅發現掛於一旁的女神晨袍。

 

無奈地拿起女神晨袍蓋在芊的身上,並將芊抱起的同時發現了自己幹下的蠢事,不禁咒罵了一聲「什麼鬼啊!」因為有蓋等於沒蓋,這件晨袍根本是透明見底嘛!杜司臣紅著臉、看著懷裡那成熟性感的芊,心想著:早當初沒收的同時,就應該立即將它銷毀,而不是放回她的衣櫃。唉,我杜司臣聰明一世、糊塗一時。

 

濃密的睫毛、晶瑩剔透的臉蛋、柔軟褐色的秀髮、吹彈可破的白嫩肌膚、豐盈傲人的雙胸、如細柳般的腰、嬌小玲瓏的身驅,全讓杜司臣收盡眼底。杜雲芊,不再是當年的小女孩了,眼前的她有股知性的成熟性感美。只可惜這一切,芊的一切他無法擁有、也不能擁有,因為是兄妹。

 

替芊蓋上了被子,杜司臣坐在一旁,輕輕地握住芊的雙手,像是在看上帝塑造出的完美物品一般。原來,芊的睡顏是這般的美。讓他想起多年前,他看書看得太累、靠著床頭不小心睡著了。結果,芊,悄悄地來到床沿,輕輕地,握住他的手。

就在她握住的那刻,他的自覺神經早就醒來了,只是繼續在妹妹面前裝睡;就在她握住的那刻,他感受到妹妹的真實感了。

 

為了守護著芊、也為了杜家的未來,他把所有的時間與心力,都花在杜家與芊的身上了。當芊與夏家的婚約解除後,也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氣,可是卻眼見芊旗下的藝人愈收愈多,特別地是全都是男藝人。

 

這讓他完全無法放心的下,深怕哪天芊會愛上其中一位藝人、甚至相愛,離開他的身邊。即使這些假設,他都想過、也用著自己是哥哥的名義,安慰自己別妄想太多了。

 

看著因昏倒而熟睡的芊,悄悄地,杜司臣低下身親吻那柔軟的嘴唇後,轉身離去、回到自己的房裡沖澡冷靜一番、好退去身上的火熱。


------Edra版權所有~請勿copy文章-----請自重~否則以法律嚴辦~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dra0208 的頭像
edra0208

Edra舞台夢想

edra02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